<small id="b17kl"></small>

      <small id="b17kl"></small>

          您的當前位置: 兔玩首頁 > 爐石傳說 > 爐石傳說攻略 > 正文

          信仰冰法的最后一個賽季 68%勝率急速傳說

          2017年03月10日 11:09作者:六神合體的節操俠來源:NGA評論(0人參與)

            好久沒有發文了,加基森后一直在玩各種宇宙法死魚騎AV德,忽略了冰法,但這可能是冰法在標準模式的最后一個賽季了,于是無論如何也要為了信仰再戰斗一次,畢竟夢想還沒有達成,以后可能再也沒有機會了。我曾經兩次用冰法打到傳說第二,一次在退環境前,一次在退環境后,最后都沒能圓滿,這個賽季將是最后一次沖刺了。

            本月7號傳說,低保后停了兩天,最后一天直接從5級打到渡劫。

          卡組

            卡組放棄了之前版本的雙火山,用一個呼啦代替,對海盜戰清場手段一定要有,火山之前主要用于打蹩腳和薩滿,現在已經不夠用了,呼啦在對戰賊薩時幾乎能做到清場,清場≈1.5回合控場,會給你很多操作空間。冰錐代替一張暴風雪是為了銜接45費時的控場壓力,且在9費紅龍前,暴風雪回合不能做到同時掛冰箱而冰錐可以。雙鏡像依舊是對海盜的標配,冰甲根本沒得比較,如果為了打海盜一定要帶冰甲,那也是在雙鏡像的基礎上額外增加冰甲,絕對不能代替鏡像的位置。鏡像還有一大作用是掩護末日,掩護戰利品交換,保護大帝,這是冰甲不可比的。卡組調整就這么多,至于單火把以及安東尼大藍龍之類的問題之前已經說過很多次了,還有不明白的可以直接問我。

            5級到傳說的勝率:

            理論上我覺得目前的環境中沒有明顯的劣勢對局,也沒有明顯的優勢對局,任何你以為的優勢對局如牧師奇跡賊宇宙術,在一些情況下都可能輕易輸掉,比如牧師偷冰箱,奇跡賊刷出大范,宇宙術銅須臟鼠印卡等等,總之冰法這卡組就是只要你臉夠黑,沒有輸不了的局。唯一的勝率保障,好朋友圣騎士,數量實在少的可憐,失去了像以前的動物園、佛祖騎這樣的上分基礎是導致目前冰法環境艱難的主要原因。

            再說劣勢對局,一般認為海盜戰青玉德這兩大主流都是劣勢,但其實并沒有現象中那么難。戰士是勝率表中唯一低于50%的職業(法師只有1場),因為輸了2-3場防戰,單對海盜戰至少能說是個55開或者小劣的對局,大家并不要覺得海盜可怕,只要不是胡的令人發指的海盜,都有一戰之力。青玉德我覺得也是55開,如果加入雙火把勝率能提高一些,但對海盜戰就會弱一些,很矛盾。

            蹩腳削弱后青玉德變多這是預料之中的,最初我帶了雙火把,隨著發現海盜戰并沒有變少,又只能舍棄。開始我很不解為什么蹩腳沒了海盜戰比以前還多了,只以為是頭兩天大家還沒來得及改卡組,要給點反應時間,給點反應時間之后發現海盜更多了,越往上越多,而薩滿是真的少了,仔細一想之前玩薩滿的沒得玩了這一大部分人要往哪分流,好像只有戰士了,因為想要打你臉的朋友根本連青玉德這種需要打到10費的卡組都不會考慮。

            天梯中另一大組成部分是宇宙流,雷諾出現已久,看似奶飛天,其實對冰法來說并不可怕,真正可怕的是如今天選之人的新寵——臟鼠,臟鼠有著和尤格薩隆一樣的氣質,他們都能用一種拋硬幣的方式讓你之前整局所做的努力化為烏有,你所有的細節處理大局觀運營在這倆面前都是笑話。臟鼠對冰法的破壞猶如謝娜張杰,如果說謝娜以一夫當關壓制了冰法,那么臟鼠就是以一人之力壓制了OTK,足以見得暴雪的設計師們在設計卡牌的時候從來沒把OTK玩家考慮在內,當然臟鼠僅對OTK而尤格薩隆可以對所有。以個人風格來說,這種卡永遠不可能進我的構筑,除非我有一套卡組叫做“我不想贏,我只想惡心你”,破壞對方的卡組大約等同于破壞對方的游戲體驗,無論是穩定的還是隨機的,穩定的會讓人更麻木,如謝娜張杰;隨機的會讓人更憤怒,如臟鼠尤格薩隆。雖然冰法沒有了以后我們也不用再受這種苦了,但我還是要建議暴雪爸爸不要再出這種埋葬玩家努力的牌了,如果你們還有一絲考慮控制玩家的感受的話。

          各職業對局

            戰士:起手留鏡像、末日、寒冰箭、戰利品,工程師學徒在2費空缺的情況下留。幾乎所有對海盜戰的勝利都是以解除對方威脅,打空對方手牌,然后紅龍站場獲得的,前期可以用任何代價去解場,包括火球解庫卡隆,冰槍單控少吃幾點傷害,扛到高費把對方隨從全部解除后打出鏡像,此時保有4點以上的血量,就幾乎獲得了勝利。重點是轉過來不舍得交傷害的概念,即使雙寒冰箭雙火球全交,也能獲得勝利的。防戰遇到就認了,牌序不好或者對方準時圖哈特科比就放棄,單火把贏的希望實在很渺茫。

            德魯伊:起手留大帝、紅龍、過牌。單火把在面對雙8甲的德魯伊有時會遇到傷害不足的情況,因此傷害不能隨便解場,45費丟下的鹿盔值得用火球解,后期直接無視;在對方手牌緊缺時可以解掉加基森,否則請無視;5費的藍龍可以用寒冰箭或者小火把解,如果不是在接下來準備上大帝的情況下,不值得用火球解。

            另一個制勝點是留一波雙末日,單末日成功率非常低,如果能在雙末日清場后空場噴紅龍,即使紅龍被解掉,也能爭取到充足的回合數來過牌打傷害。理論上在用掉一個寒冰箭一個火球解場的情況下,傷害剛好夠打雙8甲,但烏鴉神像是一個未知因素,要隨時考慮自己的總傷害和是否需要紅龍踢臉才能贏。

            薩滿:起手留末日,過牌,后手可以留寒冰箭、大帝。蹩腳和爪子削弱后薩滿的數量理所應當的下滑,偏慢的青玉薩是冰法最喜歡的鋪場類卡組,除了一手銅須錦魚人值得畏懼,臉不黑的情況下基本是吊著打。另有一些帶477甚至風怒錘的偏打臉薩依然不好對付,打法類似海盜戰。對薩滿除了心中默念“不要搖出想要的圖騰”好像沒什么特別關鍵的點了,畢竟這個職業的隨機性就擺在那里,會搖圖騰和不會搖圖騰就不是一個職業。

            牧師:起手留冰箱、末日、過牌,什么都不缺,生活能自理的情況下紅龍也可以留。也是一個臉不黑很難輸的對局,比如在起手找冰箱的情況下牌庫過半一張沒來,然后被對面銅須密探來報.......只要來了一張,對方發現的概率就會降低很多,在對有奶的牧師時被偷到一張冰箱幾乎等于判死刑;在對沒奶的龍牧時,節奏仍然是第一位,只要回合數充足,破他兩次冰也不在話下。在手里同時有苦痛和末日時,是先用苦痛騙痛還是先用末日騙痛取決于你更需要控場還是過牌。

          盜賊:起手留末日、過牌,后手可以留大帝,有末日情況下可以留鏡像。這個賽季盜賊數量并不少,且真正的百花齊放,有奇跡賊有海鮮賊還有潛行賊,就差爆牌賊了
          。這些賊都有在手順的情況下瘋狂的搶血能力,和手不順的情況下隨你吊打的能力。和賊打需要時刻計算好他的斬殺線,并在關鍵回合用末日影響他的節奏,比如他關鍵的4費怪回合和67費下加基森的回合,有經常舍得空場扔末日,因為你不必對你的末日多做期待。同為即將被掃進歷史塵埃的兩大卡組,這是我們最后一次互相傷害了。

            術士:起手留末日、過牌、大帝。動物園的復蘇當然是我們喜聞樂見的,但同時給起手留牌上造成一些分歧,主要是大帝和冰環兩張。如果你能確定對方的宇宙術,大帝是必留的而冰環是必不留的;如果你能確定對方是動物園,那么冰環是可以配合末日留的,大帝是可以配合冰環末日一起留的。聽上去有些復雜,大概就是你想象一下對動物園5費冰環末日然后大帝勸退的場面。對動物園只要不是牌庫過半一張控制沒有或者兩張冰環都在最后10張,是不容易輸的;對宇宙術盡可能蹭臉,25血以下非迫不得已不噴紅龍,現在帶斬殺套的比較少,賣臉可以略奔放,臟鼠一般我是不會防的,除非手牌特別允許,畢竟你再怎么防也只能防一部分概率。

            法師:起手留過牌、大帝。火妖法繼續增多需要留寒冰箭、末日。對宇宙法我們毫無主動權,勝負取決于對方抽到關鍵牌的能力,困難程度類似偷到冰箱的宇宙牧。贏法只有前期蹭點血,直接打傷害破冰,對方雷諾后噴紅龍,在不交傷害解場,狗頭配合的多的情況下理論上傷害夠,但這還得排除印卡臟鼠等額外影響,印象中只成功過一次。因此打宇宙法不宜拖,在手里沒紅龍時就要開始果斷打臉,就是賭他一手沒冰箱或者沒雷諾,雙方打空牌庫你的勝率為0。

            獵人、圣騎士:excuse me?

          近期感受

            當知道冰槍退環境的消息后,其實并沒有想象中那樣失望,可能是因為這個卡組代表著太多痛苦和艱難,被迫放下后,反倒覺得輕松了。我從納克薩瑪斯版本前就開始玩冰法,那是在我接觸爐石兩個月后,競技場打過12勝,剛上過傳說,突然覺得這個游戲很沒趣了,就是那種連清任務都不樂意上線的感覺,就在這個時候RDU用冰法打敗了Amaz一戰成名,什么比賽我已經忘了,但我知道這即將成為我的本命卡組。那之后的一段時間,我每天睡前躺在床上都在思考冰法的每一回合每一張牌每一個抉擇,睡覺都快成了一種束縛,恨不得明天馬上開始,好讓我立刻去試驗腦海里無數的想法。我不斷改進自己的卡組,不斷在失敗中發現更好的打法,用冰法上傳說對我來說已經不是件難事。之后地精大戰侏儒上線,新擴展包帶來了謝娜和老司機,這是一個冰法的黑暗時期,那時我生氣的卸載了游戲AFK了,我簡直無法相信暴雪會設計出一張足以摧毀一個流派的卡,因為我覺得冰法是和奇跡賊一樣代表著爐石魅力和WOW傳承的卡組,暴雪怎么會完全不管他的死活,這個問題放在如今答案是那么明顯,但那個時候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暴雪會放棄爐石中最有趣的玩法——OTK。直到黑石山帶來了大帝,我帶上雪藏已久的安東尼達斯和瑪里茍斯,重新感到了爐石的樂趣。黑石山版本是冰法的黃金時代,那時還沒有圖哈特,冰法甚至敢挾大帝之勢叫板防戰。但這也只能是小眾的狂歡,不可能成為潮流的大勢,因為從謝娜誕生之日起,冰法就已經被判了永不可能登上T1位置,但凡冰法想冒頭,只要人手謝娜,就立刻能讓你團成一團圓潤的滾出天梯。后來我們甚至開始期望不要有很多人玩冰法,這樣就不會有人針對我們,是怎樣的無奈和悲哀。

            無疑這次暴雪在鏟除OTK的道路上又邁出了堅實的一步,曾經代表著爐石信仰的三大金字塔頂端卡組奇跡賊、冰法、奴隸戰,不知道以后還能否一戰,雖然天梯中讓人覺得毒瘤才是王道,但我相信還是有很多人像我一樣是因為這三個卡組而愛上爐石,堅持爐石的。當他們砍翻奴隸戰時,我沒有說話,當他們說要退環境時,我表示理解,當他們丟出尤格薩隆時,我寫過文章抨擊,當天梯變成海盜樂園時,我似乎沒了說起的欲望,當冰法要退環境時,一步步來得是這么順暢,讓我覺得自己就像只溫水里的青蛙。很多人問我下個版本還會堅持冰法嗎,我說會的,只是我們可能要去狂野了,或許我們還能期待下暴雪會帶給我們什么新的樂趣,也許是做任務?也許是更緊致的按費拍怪?他們的態度很明確,“OTK是不好的combo,會讓一些玩家感到挫折”這是他們的原話,我想說,一個心智健全的玩家不會因為被秀了一把就感到挫折,但可能會因為被無數次無腦推死而感到挫折,如果一定要說挫折,我來告訴你什么是挫折,當你每天無數次被56個回合打死,當你運營了整局終于要獲得勝利時,對方打出一張牌就讓你整局的努力化為烏有,這才是挫折;當一個入坑了兩三年的老玩家可以隨便被新手按在地上摩擦,這就是挫折。也許這是你們有意為之,也許你們想把爐石打造成QQ斗地主一樣的快餐游戲,也許這樣可以賺到很多錢。但在我這樣一個單純只是想玩游戲的普通玩家看來,只有一個游戲讓人感到真正有趣,才能獲得應有的用戶。樹立一個標桿讓所有人追趕,這種口碑的力量會帶來忠誠的用戶,你不需要去迎合所有的人,只要你足夠好,我們會克服一切困難把人民幣交到你的手里。剛開始玩war3,我們都是連快捷鍵都記不清的菜雞,剛開始玩WOW,被視角轉的頭暈,還會糾結于為什么我們只是扮演一個小兵而不是惡魔獵手和劍圣,但沒有什么能阻止我們想要繼續玩下去的熱情。當聽到燃燒軍團再臨,當看到瓦王沃金戰死,無數老玩家心中洶涌澎湃,希望再次找到自己的隊伍,曾經的熱血總是一剎那就被點燃,我們愿意為了這份熱血買單。

            還沒完成的夢想有兩個,一個是用冰法登頂國服,一個是用冰法完成英雄亂斗12勝,曾經我覺得這兩個夢想遲早會達成,需要的只是一個合適的機會,或許是一張強力的新卡,或許是一個友好的版本,我相信冰法的潛力,但我沒有付出該有的努力,當知道以后不再有機會時,那種感覺就像是你小時候攢了好久的糖果被弟弟吃光了,后悔又無奈。最后一個賽季,冰法在標準模式和英雄亂斗的最后機會,喜歡冰法但還沒有玩過的朋友,不要猶豫了,分了你們的尤格薩隆,分了你們的帕奇斯,分了你們上場已經結束了的789費橙卡,做出大帝,做出AV娜,然后大吼一聲:去你丫的BB,爺就是要玩O—T—K!

          職業熱門卡組

          手機應用

          風暴伴侶

          風暴英雄最新動向盡收眼底!

          魔獸伴侶

          魔獸世界玩家首選APP!陪你暢游6.0!

          爐石熱評

          咪咪电影,撸管教程,黄片韩国,文笔好的小说推荐